您当前位置:寿光现代中学 >师生风采 >教师风采 >浏览文章  

2015年度我最喜爱的老师--陈学松

    我最喜爱的老师,是地理老师陈学松。高一起就受教于他,我对他的爱意真可以用“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来形容。
    在大多数人的认知里,教书的先生大都两袖清风,学松就是典型代表。高二下半学期之前,他的形象一成不变。自然弯曲的发质,零零散散,就像“地方包围中央”的荷兰圩顶;紧抿的双唇宣告他的严谨作风;常年不变的白衬衫,下搭西服裤或条绒裤;挽起袖后露出的是羡煞广大女同胞的羊脂般的肌肤,好似吹弹可破;脸上也是肌肤赛雪,加上一副银丝边镜框,一派儒雅书生范儿。
    他谪仙的形象只持续到高二上学期的结束。转过年来,他的“圩顶”上植满了“草坪”,皮肤黑得跟挖煤了似的。当然,我深究他皮肤颜色变化如此快的原因,得出两点:一、学松不是那个不食人间烟火的谪仙,他也得养家也得糊口,所以他可能利用他广博的地理知识对各地煤矿进行了勘探,希望找到商机;二、学松可能真想成为拥有麦色皮肤的阳光型男,所以进行了大量户外活动,没成想全球气候变暖,太阳辐射太强,弄得过火了。不过,我这人啥会都入,就是不入外貌协会,所以,学松,无论你外貌有何变化,我依然“爱”你。
    他是高冷的,你绝对看不到他大笑的模样,能看到的只是不超过8颗牙齿外露的公式化微笑,人送外号“面瘫”,这不是任何带有侮辱性的称号,我们爱他可爱的模样,你想想赵本山把你逗得前仰后合时,他自己会大笑不止吗!
他绝对是个“逗比”,他知识渊博,能用很多有趣的事例使地理学上晦涩难懂的术语变得平易近人。南极洲气候特点之一是“烈风”,我们不明白它与普通风的区别,学松说:百米飞人记录为9秒多,烈风的速度是1秒飞百米,我们瞠目结舌。俄罗斯的交通方式主要是铁路,分析原因时,学松说:“如果是公路上行驶的车,那俄罗斯常年积雪的大路得啥样。”意思就是公交车总行驶在雪覆的大道上,得出现多少起滑伤事故,路面得有多少尸体啊。还有好多,也无法一一列举,一言以蔽之,他装得再高冷,也掩饰不了他是个“逗比”的事实。
    我一直称呼学松为“男神”,只可惜: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啊。但是,学松,一日为师终生为父,我会学习你朴素的作风,严禁的态度,成为一个像你一样聪明绝“顶”的学者,做一个为你争气的“孩子”。
    世事迁移如此快,我不敢与你承诺一万年的陪伴,我想从今往后与你只争朝夕,男神,你怎么看?

             高三级三十二班  张晓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