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寿光现代中学 >师生风采 >教师风采 >浏览文章  

2015年度我最喜爱的老师--刘桂云

                  那一簇桂花香正浓
                               
                                2015
32 李纯瑶

    
    张爱玲曾说:“前世的五百次回眸才换来今生一次擦肩而过。”老师,我坚信,我们的师生缘是上天注定的,一生有如桂花般的你,真好。
    您有一个好的名字,刘桂云,桂香四溢,云高万里。可是开始的我是不理解您的用心的,像头顶橡树的小牛犊,横冲直撞调皮淘气,每次都把您教的历史考得一蹋糊涂。每当这时,你会走下讲台,高跟鞋“吧达吧达”得叫嚷着。我知道,这是我“上刑场”的倒计时。果不其然,你来到了我的课桌前,用沾有一丝粉笔的长着茧的中指轻轻敲了一下桌子,声音不大,像是轻轻吹来的清风一阵,直来直去而婉转祥和地说:“这次怎么回事儿呀?”也许,我会顶着红彤彤的脸不好意思地说:“我…我涂错卡了。”你便会抬起手,摸摸我的小脑袋,笑着,脸边若有若无的纹路聚集着对我说:“唉,你呀是…真毛躁。”隐隐约约,我似乎感受到她袖口带起的阵风,像是头上悄悄飘过的一片云,像是玫瑰花那柔软如舌的纹路,像是桂花溢满里弄的香。

    “教育是个良心活。”你曾经在我们考砸时拍着黑板擦这样说。是的,在其他任课老师消失的无影无踪的周末,只有你踩着高跟鞋,在黑板上写下一黑板圆滑的板书。学历史是个积累和反复背诵的活计,你总会把课本上每一句话、每一段材料、每一种问法全都补充到在那些密密麻麻如蚂蚁一般的字迹中,似乎生出了那样一棵根叶发达、花香四溢的桂花树——是你用心血汗水培养呵护的。它的清香越过屋脊、越过山峦、越过草木、越过我们每个人的心,溶解了顽劣与无知。
学生的心情是简单,也是最脆弱的。那些天,我正在那高中贫瘠的土地辛勤而无获的耕耘,在梦想与现实的慢火烹煮中奋力挣扎,象由心生,嘴上不知不觉起了个大燎泡,像要爆发的火山口。那天我去办公室拿卷子,正看见你坐地桌子边喝茶,心里便想偷偷溜走,没成想被逮了个正着。你看见我肿胀的下嘴唇便笑了,像是夏日天上温暖的太阳:“怎么?历史学不好着急了?别急,慢慢来!”那一刻,几天来我压抑沉闷的心情像是一片可来可去的云,阳光一照,无影无踪了。窗子外面锦葵色的霞光挤进窗子缝,发出尘埃般断断续续的光芒,我慢慢地被感动着。

    母亲经常这样对我说:“你这辈子会有很多贵人,你的老师可都是你的贵人呀!”于是,我似乎自然而然的嗅到了桂花的香气,自然而然地记起了你。我不懂什么贵人,我只知道你用那一颗炽热的心,为我们的梦想、青春、生命、前途放射着亘古不变永不止息的光芒。在你心的跳动和血的潮汐里,在黑暗中那一点如豆的灯火里,我们摸到了前进的道路,触到了勇气与力量,让我们有了面对现实的力量。那满天的彩蝶是什么?是你的精细的爱心;那一片柳芽是什么?是你对工作的热情,是你对我们的无私的爱。
    岁月静好,现世安稳。老师呀,尽管岁月如细水长流,山河有逆转变迁,我仍愿捧上我的一颗水晶心,向天地祈祷,祝您的桂花香飘永年,我敬爱的老师。
   


                                                   最美的耕耘
                                                        
                                                         2015
12 郭睿

    “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你们的历史老师了,我这个人不喜欢说废话,现在就步入正轨吧。”响亮的声音在班内回荡,渐渐刷去了刚升学的兴奋与焦躁,没有冗长的开场白,话锋一转,就将我们引入了鉴古知史的时代。
一直以来,我就固执的认为历史是一门轻松的学科,即使是高中历史,也应该充斥着妙趣横生的人物事迹和轻松的历史见闻。可历史老师那不住扫视的眼神和时刻萦绕在耳边的督责声瞬间让我缴械投降,只得紧张地跟着她的步伐,在历史间冲锋陷阵,从一页页的道理中夺取自己的所需,思绪从秦始皇到罗斯福,不敢有一分毫的懈怠。下课铃响起,我总会长吁一口气,像刚参加完了了一场鏖战,而历史老师依然拿笔不知在圈点些什么,即使窗外挤进来的一丝冷风吹邹了她的头发。
    我一直认为历史老师是一个“铁娘子”、“金嗓子”。她那似乎永不会消减的高语调已然是我高中生活的最鲜明印记。即使那许多次、长时间的教学使他的身体超负荷运转,声音会在那一句话即将完结之时变得沙哑,却还要坚持说完,那干涩的一字一句会像小刀一样在我们的脑海中留下深刻印记。说完这句话后,她低头咳嗽着,用手捂住喉咙,身子微微向前倾,我会突然从侧面不经意间看到她略已低垂的眉眼,蹙额的神态极像一个劳作田头多时的园丁——没错,园丁!每看及此,我已飘然飞浮的心瞬间沉静下来,这一幕像壁画一样牢刻在我的心墙上,每一想到,仿佛将有泪水浸过眼眶。
    每一次的历史检测后,全班同学都会变得心情忐忑,因为历史老师早已整理好了一份详尽的表格,涵括这分数、错题数、易错点、正答率、错选项、排名,内容之直白详尽简直让我没有勇气去仔细查看,心里却感叹这样一项工作耗费了多少休息时间,老师要将我们那一份份不尽人意的试卷翻转多少次才能做到。也许有很多个深夜,她在灯光下整理着,或是焦虑或是怒气却不肯放下去获取片刻的安眠。一定是这样的,她像园丁不停地耕耘着,丰收的尽管不是她。
    没错啊,耕耘的是你,丰收的却是我们。刘桂云老师,您就是那最辛勤的园丁,耗尽了自己的一切来耕耘几亩薄田。您将知识的种子种下,用自己的汗水、智慧、辛劳来浇灌它,一点一点助它成长。这些顽皮的小苗有时间会调皮捣蛋,可您那一分一分最美的耕耘却扎根在了他们的内心。
幼苗初成,怎忘园丁。
    不管将来这些树苗是否会长成参天大树,那一份最美的耕耘却已铭刻在心。



                                         最好的老师——刘桂云

                                           201532 刘青桐

    高一,不论是在人生路上还是青春路上,都是最好的时候,作为现代学子,我很幸运,我在最好的时候遇到了最好的老师。
    历史,像一股温柔遣绻的细流,自时光长河的上游缓缓流淌而来,曲折索回,源远而流长,历久又弥新,充满了深厚的文学意蕴。三年的学习让我觉得,这一门饱含诗意的课程的引导者,我们的历史老师一定会是一位像清泉般温柔的人。
    可事实好像不大对:我们的历史老师,好“凶。”
    第一节课,踏着上课的铃声,她携一股严肃的气息而来。没有自我介绍,直接开始了授课,不带表情的她用硬邦邦的语调将一个个方块字敲进我们的耳朵,声音干练却又尖锐。流淌的历史凝固了。
我们开始了学、背、查的死循环。记不住?去办公室。错太多?也去办公室。她不仅雷厉风行,而且要求极难达到。我对历史那些美好的想像完全被击碎,上课极度紧张,回答问题经常吐字不清,一节课下来冷汗直冒。
我不能适应她,但现实要求我适应她。
    终于有一天,我也被老师“请”到了办公室,我做错了什么事?考试考砸了?我惴惴不安。推开办公室的门却见到一张春风般温和的笑脸。
    历史老师在对我微笑!
    出乎意料,她并没有责备我,而是微微笑着问我为什么上课那么紧张,我不好意思说我怕她,于是低头不语,她笑得愈加温和,轻轻安慰我,别紧张,面试不还得面对考官么。她这一笑,让我恍恍忽忽觉得:我们是朋友。在我推门离开前,她说,不会的题可以来问我。
    于是我成了办公室的常客。
    去得多了,我也渐渐地发现,她的办公桌上都是认真批改过了的试卷和写得满满的备课以及认真圈过的成绩单。
    我渐渐地明白了她斥责我们成绩差之后的疲惫,我做题不得要领的担忧、以及不厌其烦抄写一大黑板笔记的缘由——希望我们好。
    她是严师,更是慈母。她把每一位聆她教诲的学生当做自己的孩子。所以她希望我们好,所以她对我们严格要求,所以她想以严格的姿态为我们照亮前行的路。
    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烛成灰泪始干。
    她真的是很好很好的老师。
    感谢您,刘桂云老师,谢谢您在这前行的路上,教我成人,助我成长。